中煤张家口煤矿机械有限责任公司--欢迎您 !

中煤张家口煤矿机械有限责任公司

CSS菜单--下拉菜单
中国煤炭报:应该提高技术人员的收入——对话全国人大代表、中煤张煤机公司高级技师郭云鹏 2013/3/6 17:05:40点击:24896


        新闻链接:http://www.ccoalnews.com/101784/101857/207830.html
        应该提高技术人员的收入——对话全国人大代表、中煤张煤机公司高级技师郭云鹏
来自中煤集团张煤机公司的高级技师郭云鹏第一次当选全国人大代表。“很突然,说实话,我没有想过能被选上。我看很多代表来自基层,感觉咱们国家挺注重听基层声音的。”
        郭云鹏个人的经历,是一个励志的故事。他从一名普通工人,成为在全国大赛中获得金奖的高级技师。他说:“人最怕是认真,只要你认真做,什么都能做好。”作为全国人大代表,他最想呼吁的是提高工人的收入和社会地位。
        “我们搞煤矿的比掉了搞航空的、搞兵器的”
        记者:说说您的工作经历。
        郭云鹏:我1990年上班,刚开始直接从事机床操作,1997年转到数控。
        我上班以后,看到那堆设备,想这以后就是我上班的地方,真是不舒服,真不想一辈子就干这个。但单位的风气非常好,以不会干活为耻,要说你这孩子什么都干不了,不光领导不喜欢,工友都不带瞧得起你。我就想,就算明天不想干了,也得是我会干而不愿意干。我不能让人说我干不了。出于这个目的,好好学技术。
        记者:后来怎么转数控去了?
        郭云鹏:张煤机公司1986年就引进了德国的数控设备,那时国内大多数人对计算机还没什么认识。新工人进厂,不会一去就让你干精密部件。
        记者:那时您对计算机了解吗?
        郭云鹏:那时我20多岁,正是贪玩的时候,比较喜欢游戏机,玩的过程也学了一些。我是我们单位最早买计算机的人之一,1995年就买了。那会儿的经济能力不足以买一台全新的,买了一台别人淘汰的。花了大约一年的工资,2000多元。
        记者:它帮助您学习了数控技术,我的理解对吗?
        郭云鹏:没错。它帮了我很大的忙。我不敢说在我们单位数控编程方面数第一,但前几名应该没问题。那时的计算机运行速度不快,没有硬盘,还是DOS系统,根本无法玩游戏。受环境限制,只能学编程。后来不知领导怎么就知道了,就让去数控了。
        记者:听说您参加过很多数控方面的比赛?
        郭云鹏:是。2009年参加央企数控车比赛,我跟北京煤机厂的2人代表中煤集团参加比赛。一共106人参赛,最后完成比赛零件的只有15人,我们中煤集团的3人都完成了。这事挺自豪的,我们搞煤矿的比掉了搞航空的、搞兵器的。最后我得了第二名,跟第一名相差0.07分。
        记者:数控技术发展得很快吧?您还要不断比赛,是不是业余需要不断学习?
        郭云鹏:理论学习不是很多,但实践中学习很多。这么多年不停地换设备,见的多,会的就多。有些设备,突然操作人员短缺了,我可能得上去抵挡一阵,有时候新设备来了,我去调试设备。
        为什么不爱学技术?因为对收入影响不大
        记者:这次参加两会,有准备建议吗?
        郭云鹏:本来准备了一个,建议给国企一个好的发展环境。国企是国家的经济根本,但是用人方面不是很灵活。国企要承担挺重的社会责任。如果说经济不好,国企就不能做大面积裁员。这种情况也挺制约企业发展的。
        记者:现在又有新的建议了?
        郭云鹏:既然咱被选上代表了,这也是我的另一个身份了。到了这儿以后,我听了很多代表的谈话,还从新闻上看了很多代表怎么说。大部分代表谈的是环境、卫生、医疗、教育、农民问题,但到目前为止我还没发现有人谈工人。
        我一直认为工人的社会地位非常低,最主要的因素就是收入偏低。过去,八级工的工资,快比市长的都高。现在为什么工人不爱学技术?因为学得好和学不好,技术高和技术低,对收入影响不是很大。
企业要发展,尤其像我们这种制造业,要有好的管理者和研发团队,还要有好的技术工人,这三者离了谁都做不出来。咱们企业现在也挺注重工人培训和培养的,但力度不是很大。
        记者:您想提个有关工人的建议?
        郭云鹏:我这两天正在想,也在查阅相关资料。这是个良性循环,你提高了他们的收入,就间接提高了他们的社会地位,就会有更多的人才充实到技术工人队伍里来,就会有一些高学历的人才加入,他们在这个职业上有所发展,等于又提升了这个群体的素质。他们做得好,又能推动工人收入水平继续提高。